mgm美高梅集团4858.com中兴致美公开信:United States国家安全堪忧未有依附

  北京时间2月19日晚间消息,华为周六已经决定接受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以下简称“CFIUS”)的要求,撤销收购3Leaf
Systems专利技术的交易。华为表示:“这是个艰难的决定,但我们已经决定接受CFIUS的要求,撤回收购3Leaf部分资产的申请。”

北京时间2月25日消息,受到美国的阻挠,华为放弃收购3Leaf。针对此事,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Ken
Hu)发表公开信,以澄清长期存在的不真实谣言和断言。

摘要: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认为,美国所谓它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说法是无根据的猜疑。不满于这种猜疑,华为邀请美国有关部门对它展开正式调查。在一封周五(25日)放在公司网站上的公开信中,华为副董事长胡厚昆(Ken
Hu)承诺,华为将“愿意遵照美华为致美公开信:美国国家安全担忧没有根据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认为,美国所谓它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说法是无根据的猜疑。不满于这种猜疑,华为邀请美国有关部门对它展开正式调查。在一封周五(25日)放在公司网站上的公开信中,华为副董事长胡厚昆(Ken
Hu)承诺,华为将“愿意遵照美国政府在安全方面的任何要求,开放给美国的权威机构进行调查,我们将坦诚的给以配合”。发表这封公开信之前,华为多年来企图在美国市场立足,但屡遭挫折。公开信试图详细解说华为创始人兼首席执行长任正非是怎样一个人。任正非曾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很少公开露面。公开信说,他生长于贵州省“边远山区”的一个县城,曾经在解放军工程兵部队服役九年,之后在1987年以2.1万元人民币创立华为公司。挑战华盛顿数天之前,华为因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S.)的反对,放弃为其200万美元收购3Leaf
Systems部分资产的小规模交易申请美国政府批准。华为去年未审计营收为280亿美元,成为仅次于爱立信(Telefon
AB L.M.
Ericsson)的世界第二大电信设备生产商。华为说,去年因华盛顿的顾虑,公司未能入围无线运营商Sprint
Nextel Corp.一份数十亿美元合同的竞标。华为副董事长胡厚昆(Ken Hu)
因华为收购3Leaf遭遇的挫折,中国商务部曾批评美国说,偏见和保护主义阻碍了华为的一次“正常商业活动”。美国财政部一位发言人周四说,我们强烈支持美国这个历史悠久的两党委员会欢迎符合国家安全的外来投资,包括来自中国的投资;外来投资给美国人带来明显的经济利益,包括数百万个高薪工作岗位。周五的英文公开信长度大约2,000词,是华为针对它与中国政府及军方有关联的说法做出的最高级别公开回应。华为总部位于深圳。美国针对华为的各种行动与欧洲形成鲜明对比。在欧洲,华为已经赢得数家公司的合同,包括英国电信(BT
Group PLC),以及Tele2 AB与Telenor
ASA组建的瑞典合资公司Net4Mobility。2009年,华为拿到为加拿大贝尔(Bell
Canada)修建一个移动网络的主要合同,这个网络与温哥华冬奥会有关。胡厚昆在信中详细介绍了华为享受的税收减免政策和政府在研发方面的支持,以及华为和国家开发银行签署的买方信贷协议的具体情况,并称这些行为符合国际标准。另外,信中还说所谓华为和中国军方有关联,以及华为享受中国政府的财务支持是“不真实的传闻”,“对华为的商业活动产生了严重的负面影响”。咨询公司BDA中国(BDA
China Ltd)的董事长克拉克(Duncan
Clark)说,令人惊讶的是,华为已经是全球领先的电信设备供应商,但在美国却没有开拓出具有实际意义的业务。在克拉克看来,华为面临的困难在于美国电信业的保护主义本质。他还举出了2006年法国阿尔卡特(Alcatel
SA)和朗讯科技(Lucent Technologies
Inc.)合并时面临美国监管机构冗长审查的例子。克拉克说,美国有关机构应说出实情,告诉大家他们掌握的针对华为的证据。如果在有关机构看来华为与中国军方有密切联系,那么我们都有必要知道这一点,并且有关机构应该向大家通报相关证据,包括向那些大量购买华为设备的美国盟国。总部位于北京的营销战略公司沃尔夫亚洲集团(Wolf
Group Asia)的首席执行长沃尔夫(David
Wolf)说,如果想要说服美国监管机构支持自己,那么华为还要更加努力才行。问题不是出在设备上,而是公司本身。同中国许多其它企业一样,华为的透明度还是没有达到美国期望的标准,所以自然会有怀疑。仅仅郑重声明公司和中国军方没有联系还不够。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拥有华为1.42%的股权,公开信中写道,有着在军队服役经历的CEO,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都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信中还概述了华为对美国经济的贡献,说华为在美国雇用了1,000名员工,去年从美国公司购买了价值高达61亿美元的产品和服务。最后信中写道:我们一直希望美国政府能够全面的公开调查华为,产生明确的结论,无论这个结果最终是否有利于华为。华为在过去曾试图减缓各方对于其和中国政府之间存在联系的担忧,但最终都无功而返。这些努力包括主动提出让第三方审核员评估华为设备的安全风险。华为公开信据《新华网》报道,华为副董事长、华为美国董事长胡厚崑就日前发生的3Leaf
事件对媒体发表公开信,以下是公开信原文。华为就3Leaf事件的公开信我们希望能向您介绍一些关于3Leaf事件以及关于华为公司基本情况的事实,希望我们提供的信息有助于您了解这个收购案的实际情况和华为对此事的立场,并澄清一些长久以来关于华为的不真实的传闻。2010年5月和7月,3Leaf(位于圣克拉拉的一家破产的新兴技术公司)停止运作并且在没有其他买主收购其知识产权的情况下,华为美国子公司Futurewei收购了3Leaf的特定资产。华为在5月交易完成前向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递交了申请,并获得了美国商务部批示:出口3Leaf这一技术无需许可。但是,了解到CFIUS对此交易感兴趣后,2010年11月,华为自愿向CFIUS递交了正式申请,请其对此交易进行审查并给予了全力配合。2月11日美国CFIUS正式通知华为,建议华为按照其提出的条件撤回审查申请后,我们最初决定拒绝接受CFIUS这一建议。我们是希望走完全部的流程,以有机会还原华为的真相。但是,引起如此巨大的反响不是我们所希望的。基于这一考虑,2月18日,我们最终决定接受CFIUS的建议,撤回“收购3Leaf特定资产交易”的申请。华为始终尊崇美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尊重美国的民主、自由、法制和人权的价值观,并努力向美国人民学习。正如奥巴马总统在就职演说中所说:“今天,我们在这里齐聚一堂,因为我们战胜恐惧选择了希望,摒弃冲突和矛盾选择了团结。今天,我们宣布要为无谓的摩擦、不实的承诺和指责画上句号。”正是基于对此的高度认同,我们也以此为目标,促进华为与美国企业的合作。华为是1987年在中国深圳成立,由员工100%持股的私营企业,是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供应商。华为立志于在美国市场进行长远投资,今天,华为在美国已拥有1000多名员工。我们一直试图将更多的创新产品和服务带给美国客户,并成为一个模范的投资者、雇主、纳税人和企业公民。2010年,我们从美国公司购买了价值高达61亿美元的产品和服务,在美国的研发投资以每年66%的速度增长,去年达到了6200万美元。在华为投资美国的10年里,我们也遭到了一部分人对华为的误解。这些误解包括,“与PLA有密切联系”、“知识产权纠纷”、“中国政府的财务支持”、“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等。首先,关于“与PLA有密切联系”的质疑,引用的主要根据是华为创始人兼CEO
任正非先生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服役。
任正非先生生于1944年10月25日,父母是乡村中学教师,中、小学就读于贵州边远山区的少数民族县城,1963年就读于重庆建筑工程学院,毕业后就业于建筑工程单位。1974年为建设从法国引进的辽阳化纤总厂,应征入伍加入承担这项工程建设任务的基建工程兵,历任技术员、工程师、副所长(技术副团级),无军衔。在此期间,因作出重大贡献,1978年出席过全国科学大会,1982年并出席中共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1983年随国家整建制撤销基建工程兵,而复员转业至深圳南海石油后勤服务基地,工作不顺利,转而在1987年集资21000元人民币(2500美元)创立华为公司,1988年任华为公司总裁,至今。事实上,有着在军队服役经历的CEO,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都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在全球范围内,华为只向客户提供符合民用标准的通信设备。无任何事实证明华为与军方技术有关。
其次,关于“知识产权纠纷”的误解。事实上,华为自成立以来,一直尊重他人知识产权,也注重保护自有知识产权。目前,我们在全球累计申请专利49,040件,获得专利授权17,765件。我们还通过交叉授权许可,使用他人专利,2010年,我们向西方公司支付的专利许可费为2.22亿美元(其中1.75亿美元支付给美国公司)。我们仅支付给美国高通公司的知识产权费用已超过6亿美元。2003年,Cisco起诉华为侵权,经过大量调查了解,最终Cisco撤销了讼诉,这场诉讼反而证明华为在知识产权方面基本没有问题,华为也学会了即使存在一些问题,也可以通过协商和对方达成一致。第三,关于“中国政府财务支持”。实际上,华为总部在中国深圳经济特区,一直都是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中发展成长的,公司发展的资金来源于股东和正常的商业贷款。华为和其他在中国的商业公司一样,享受中国政府对高科技企业的税收优惠,以及研发创新方面的支持,2010年获得中国政府研发创新方面的资金共计5.93亿人民币(约合8975万美元),但从未享受超过正常商业公司之外的额外资金支持。包括中国的商业银行授予华为的高额的买方信贷,实际上其贷款额度是给华为的客户的,而非华为,通过华为向这些客户推荐,由华为的客户承担贷款利息和还款。在2010年,通过买方信贷促成的业务,约占到华为2010年收入的9%左右,与业内同行相当。例如,2004年国家开发银行与华为签署了100亿美元买方信贷额度,2009年该额度扩大至300亿美元。目前,客户共使用了约100亿美元的额度。第四,关于“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威胁”的传言,主要是质疑“窃取美国机密信息”和“特殊时期发动网络攻击”两点。在美国,华为通过独立的第三方安全认证公司如EWA等进行安全测试,从产品的源代码级别确保产品的安全可靠。此外,通过建立“可信任的交付”模式,来保障网络交付安全。当然,我们对于安全的理解,是不是还不能达到美国政府的要求,我们想知道,是不是已经掌握了华为有违反美国安全的事例,具体是什么能否告诉我们。美国政府是对华为的过去担忧?还是对华为未来的发展担忧?担忧在哪些方面?具体什么事情?我们能否一起找到解决的办法。我们愿意遵照美国政府在安全方面的任何要求,开放给美国的权威机构进行调查,我们将坦诚的给以配合。事实上,作为民用通信设备供应商,我们在全球率先建立的端到端的网络安全保障体系,通过与各国网络安全监管机构合作,共同面对网络安全带来的挑战。我们也认为信息浪潮越来越大,安全的困难越来越多,我们积极的与各国政府、各种组织机构合作起来,共同担负起防范的责任。美国总统林肯曾经说过:“品格像是一棵树,名誉就像是树的影子”。多年来,这些误解和传言如同华为的影子一样,影响了华为的声誉,也影响了美国客户还有政府对华为的判断。我们一直希望美国政府能够全面的公开调查华为,产生明确的结论,无论这个结果最终是否有利于华为。美国是全球最大的电信市场,华为希望进入这个市场,也一直在努力来证明自己。而这些误解,也确实影响了我们的一些商业活动。这里面有商业利益的驱使,我们是理解的,竞争是有困难的。华为在全球领先的无线宽带技术在美国的应用,有益于美国的电信运营商以及美国民众,他们不需要花很多的钱,获得更先进的技术,更快的网络速度。而且无线基站会越来越简单,像手机一样,不是危害安全的重点。对美国运营商所担心的一些领域的一些产品,华为承诺不对美国市场销售,也诚恳的希望美国有关方面给以指出,并明确这些技术进入美国的禁止年限。有一些在当前看来很重要的技术,过一段时间变得落后和简单,全面的防范成本太高。实际上,我们一直希望:美国政府能够就对华为所有质疑给予正式的调查。正如一开始提到的,美国是一个倡导民主、自由、法制、人权的国家。美国政府部门在管理上高效以及公平和公正,给华为投资美国10年过程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们相信,如果能够通过美国的公平与正义的调查流程,能证明我们是一家真正的商业公司。美监察机构要华为剥除已购美公司中商务部回应华为赴美受挫望美审批透明华为美国投资受挫惊动奥巴马华为决定接受美国建议
放弃收购三叶资产中国对华为弃购美国公司表示遗憾华为回应美国质疑:无军方背景

  本周二,华为曾表示拒绝接受CFIUS的要求,希望等待美国总统奥巴马做出最终决定。如果华为拒绝接受这一要求,下一步就需要美国总统在15天内作出最终的裁决。

mgm美高梅集团4858.com 1

  华为去年5月宣布以200万美元收购服务器技术公司3Leaf
Systems,CFIUS上周要求有华为剥离收购3Leaf
Systems所获得的科技资产,称这笔交易将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以下是信件全文: 

  上周有五位美国众议员联名致信奥巴马政府,鼓吹华为收购3Leaf
Systems将对美国的计算机网络构成威胁。而华为表示,这一说法是毫无根据的。

我们希望能向您介绍一些关于3Leaf事件以及关于华为公司基本情况的事实,希望我们提供的信息有助于您了解这个收购案的实际情况和华为对此事的立场,并澄清一些长久以来关于华为的不真实的传闻。

  目前还无法联系华为就改变决定置评。(卯纾)

2010年5月和7月,3Leaf(位于圣克拉拉的一家破产的新兴技术公司)停止运作并且在没有其他买主收购其知识产权的情况下,华为美国子公
司Futurewei收购了3Leaf的特定资产。华为在5月交易完成前向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递交了申请,并获得了美国商务部批示:出口3Leaf这
一技术无需许可。但是,了解到CFIUS对此交易感兴趣后,2010年11月,华为自愿向CFIUS递交了正式申请,请其对此交易进行审查并给予了全力配
合。

2月11日美国CFIUS正式通知华为,建议华为按照其提出的条件撤回审查申请后,我们最初决定拒绝接受CFIUS这一建议。我们是希望走完全
部的流程,以有机会还原华为的真相。但是,引起如此巨大的反响不是我们所希望的。基于这一考虑,2月18日,我们最终决定接受CFIUS的建议,撤回“收
购3Leaf特定资产交易”的申请。

华为始终尊重美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尊重美国的民主、自由、法制和人权的价值观,并努力向美国人民学习。正如奥巴马总统在就职演说中所说:“今天,我们在这里齐聚一堂,因为我们战胜恐惧选择了希望,摒弃冲突和矛盾选择了团结。今天,我们宣布要为无谓的摩擦、不实的承诺和指责画上句号。”正是基于对此的高度认同,我们也以此为目标,促进华为与美国企业的合作。

华为是1987年在中国深圳成立,由员工100%持股的私营企业,是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供应商。

华为立志于在美国市场进行长远投资,今天,华为在美国已拥有1000多名员工。我们一直试图将更多的创新产品和服务带给美国客户,并成为一个模
范的投资者、雇主、纳税人和企业公民。2010年,我们从美国公司购买了价值高达61亿美元的产品和服务,在美国的研发投资以每年66%的速度增长,去年
达到了6200万美元。

在华为投资美国的10年里,我们也遭到了一部分人对华为的误解。这些误解包括,“与PLA有密切联系”、
“知识产权纠纷”、“中国政府的财务支持”、“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等。

首先,关于“与PLA有密切联系”的质疑,引用的主要根据是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先生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服役。任正非先生生于1944年10月25日,父母是乡村中学教师,中、小学就读于贵州边远山区的少数民族县城,1963年就读于重庆建筑工程学院,毕业后就业于建筑工程单位。1974年为建设从法国引进的辽阳化纤总厂,应征入伍加入承担这项工程建设任务的基建工程兵,历任技术员、工程师、副所长(技术副团级),无军衔。在此期间,因作出重大贡献,1978年出席过全国科学大
会,1982年并出席中共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1983年随国家整建制撤销基建工程兵,而复员转业至深圳南海石油后勤服务基地,工作不顺利,转而在
1987年集资21000元人民币(2500美元)创立华为公司,1988年任华为公司总裁,至今。事实上,有着在军队服役经历的CEO,无论在中国还是
美国,都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在全球范围内,华为只向客户提供符合民用标准的通信设备。无任何事实证明华为与军方技术有关。

相关文章